老赖”配偶或子女公务员招录、提拔政审将被如实签注

报道:南昌市新建区一女子向邻居借款1万元一直未还,案件进入执行程序后,法院也陷入执行困境:该女子名下没有任何可供执行的财产。新建区人民法院向当地党委推送该起执行案件后,乡党委决定取消推荐其丈夫参加本次村干部竞选,最终迫使该女子还钱。“执行难,难执行,集中推送解问题。”这句话是江西各基层法院运用集中推送工作机制解决执行难问题的真实写照。

“面对“老赖”,我们执行法官有时候力不从心,破解执行难不能光靠法院一家的力量。”这是所有在一线执行法官的心里话。记者从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获悉,为了有效化解执行案件中被执行人难找、财产难寻这一难题,借助社会力量解决执行难题,江西法院探索建立向乡镇(街办)集中推送执行实施案件工作机制,筑立起一张让“老赖”无处可逃的天网。“集中推送执行案件是我们破解执行难问题的最后一关,打通了解决执行难的最后一公里”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执行局相关负责任人士告诉记者。

“程局长,你们上次推送的执行案件中,被执行人为熊某某的那个案子,我已经做通了思想工作,下周一我就帮她把欠张某某的钱带到法院。你现在就通知申请人张某某下周一到法院领钱吧!”11月10日,南昌市新建区法院执行局副局长程磊接到该院陪执员同时也是新建区铁河乡司法所所长胡世坡的电话。

2013年4月,熊某某向其邻居原告张某某借款1万元,张某某二话没说将钱借给了熊某某。多次催讨无果后,张某某一纸诉状将熊某某告上法庭。法院判决生效后,熊某某仍拒绝还款。张某某于2016年3月15日向法院申请执行。案件进入执行程序后,执行法官也未发现熊某某的财产线索,案件一度陷入僵局。

今年下半年,新建区法院全力开展向乡镇集中推送执行案件专项行动,该起案件也在其中。为使该案件尽快执结,胡世坡前往熊某某家,告知其若不将该案履行完毕,不仅自己从“黑名单”上下不来,而且还会影响到其丈夫的村干部竞选。

原来,熊某某的丈夫最近正打算竞选村里的村干部,由于法院的推送,乡里已经知道了熊某某的这起执行案件,如果熊某某拒不还钱,乡里将取消推荐其丈夫参加本次村干部的竞选。得知这一情况,熊某某立马慌了神,态度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于是,便出现了开头的一幕。一件本已终本的执行难案,因法院推送工作的全面展开,使得该案在陪执员的成功参与下,找到了突破口,终于得以圆满执结。“这是我们在解决执行难问题,运用集中推送的一个典型案例”执行法官告诉记者。

法院集中推送执行案件,这个机制是如何运行,什么样案件会被集中推送?推送给谁?又是打通破解执行难的最后一公里呢?

据介绍,法院执行部门将长期未结、经过司法网络查控未发现有财产可供执行、标的额在10万元以下涉及侵权责任纠纷的执行实施类案件进行统一梳理,然后依法制作《司法建议书》向相关乡镇(街办)或部门单位集中推送,将被执行人的案件信息列表作为司法建议书的附件。

那它又是如何有助于解决执行难问题呢?据悉,有关乡镇、社区街办接收法院司法建议书后,各相关协助单位按照当地政法委的工作要求协助法院共同做好被执行人及其配偶、子女、近亲属的诚信教育转化工作,督促或协调被执行人尽快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将司法建议书及其附件下发给被执行人所在的社区或村委会,并发布至本辖区的“微信”、“微信群”和公告栏等,发动辖区居民、村民、“网格员”,向法院举报被执行人的下落,提供其财产和高消费的线索;限制被执行人申报办理农村宅基地及旧房改造、房屋翻新的审批,协助法院冻结、提取被执行人的拆迁补偿款等。

而对已纳入失信名单的被执行人,则要求其所在的相关社区、村委会在办理其本人、配偶及子女的入伍、升学、就业、提干、公务员招录、提拔等方面的政审时,如实签注该被执行人的失信情况。若集中推送的执行案件无反馈且被执行人仍未履行,执行法院按照有关规定依次向综治办、文明办、组织部、纪检监察机关等发出司法建议函,函告被执行人失信情况及相关单位配合协助情况,提请综治、文明考核备案,限制干部身份被执行人的提拔任用和晋升晋级,直至依法依纪追究相应责任。

解决执行难是一项系统工程,必须依靠党委领导、政法委协调、人大监督和社会各界支持,调动全社会力量,进行综合治理。明确思路后,江西省各级法院开始迅速行动起来。

高安市法院向乡镇街道推送案件1132件,化解290件,有效化解率25.6%;安义县法院向乡镇街道推送案件614件,有效化解292件,化解率47.55%;遂川县法院向乡镇街道推送案件94件,有效化解62件,化解率65.96%;芦溪县法院向乡镇街道推送案件76件,有效化解50件,化解率65.7%……这一连串数据是法院集中推送执行案所取得成效最具有说服力的见证者跟参与者。

据悉,抚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是江西首家完成向乡镇、街办等单位集中推送执行案件的法院,成果也相当显著。数据统计,截至今年5月份,抚州市各级法院共清理执行案件2333件,涉案标的总金额21863.39万元,被执行人总人数2486名,涉及乡镇、街办204个、村(居)集体组织766个,共发出司法建议书157份。

抚州市三级法院只是江西全省各级法院运用集中推送执行案件的缩影,各基层法院也创新举措,让法院集中推送在破解执行难问题“如虎添翼”。今年以来,江西省南丰县人民法院推行执行联络员制度,选聘了117名政治素质高、有较高威信、善于做群众工作的乡镇、村、街道居委会干部为执行联络员,充分发挥联络员人缘广、地形熟、信息灵的优势,形成了覆盖12个乡镇(场)、13个街道和172个村居的执行联络员网络体系,以便及时、准确提供被执行人信息、财产线索,更好地配合法院开展执行工作,筑成了一张老赖无处遁形的天网。

据江西省法院执行系统的相关负责人介绍,集中推送执行难案件是解决执行难案件工作的一个新机制,目前也取得了非常显著的效果。“由党委政法委牵头,借助乡镇、街办以及村委会(社区)等基层组织的管理职能,督促或协调辖区被执行人尽快履行法律义务,有利用提高执行效率,破解执行难的最后一公里。”

同时法院执行系统也跟多个部门保持密切沟通,注重人性化执行。据统计,执行不能案件目前约占执行案件总数的40%。有一部分被执行人由于交通事故致残等原因却无能力履行,对于此类案件中特别困难的申请执行人,他们通过向民政部门发出司法建议函并附名单的方式给予申请执行人在低保、医疗等方面的救助,有效化解社会矛盾,使其息诉罢访,维护地方稳定。青原区法院向民政部门集中推送30名困难申请人案件信息,经当地民政部门,顺利为22名申请人办理了低保;德兴市法院向民政部门推送4名困难申请人信息,其中3名申请人获得一次性救助金。

据悉,江西法院除建立集中推送执行案件信息机制以外,还将执行工作纳入综治考核、文明考评等四大考评体系,建成“法媒银”联合惩戒平台,依托综治平台建立了执行网格化机制,与公安机关建立了司法拘留社会矛盾化解机制,全面推广律师调查令、悬赏执行等新型执行措施,凝聚多方面力量,初步形成了具有江西特色的社会化协同执行体系。

中国江西网讯记者李逊、通讯员卢日久报道:南昌市新建区一女子向邻居借款1万元一直未还,案件进入执行程序后,法院也陷入执行困境:该女子名下没有任何可供执行的财产。新建区人民法院向当地党委推送该起执行案件后,乡党委决定取消推荐其丈夫参加本次村干部竞选,最终迫使该女子还钱。“执行难,难执行,集中推送解问题。”这句话是江西各基层法院运用集中推送工作机制解决执行难问题的真实写照。

“面对“老赖”,我们执行法官有时候力不从心,破解执行难不能光靠法院一家的力量。”这是所有在一线执行法官的心里话。记者从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获悉,为了有效化解执行案件中被执行人难找、财产难寻这一难题,借助社会力量解决执行难题,江西法院探索建立向乡镇(街办)集中推送执行实施案件工作机制,筑立起一张让“老赖”无处可逃的天网。“集中推送执行案件是我们破解执行难问题的最后一关,打通了解决执行难的最后一公里”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执行局相关负责任人士告诉记者。

“程局长,你们上次推送的执行案件中,被执行人为熊某某的那个案子,我已经做通了思想工作,下周一我就帮她把欠张某某的钱带到法院。你现在就通知申请人张某某下周一到法院领钱吧!”11月10日,南昌市新建区法院执行局副局长程磊接到该院陪执员同时也是新建区铁河乡司法所所长胡世坡的电话。

2013年4月,熊某某向其邻居原告张某某借款1万元,张某某二话没说将钱借给了熊某某。多次催讨无果后,张某某一纸诉状将熊某某告上法庭。法院判决生效后,熊某某仍拒绝还款。张某某于2016年3月15日向法院申请执行。案件进入执行程序后,执行法官也未发现熊某某的财产线索,案件一度陷入僵局。

今年下半年,新建区法院全力开展向乡镇集中推送执行案件专项行动,该起案件也在其中。为使该案件尽快执结,胡世坡前往熊某某家,告知其若不将该案履行完毕,不仅自己从“黑名单”上下不来,而且还会影响到其丈夫的村干部竞选。

原来,熊某某的丈夫最近正打算竞选村里的村干部,由于法院的推送,乡里已经知道了熊某某的这起执行案件,如果熊某某拒不还钱,乡里将取消推荐其丈夫参加本次村干部的竞选。得知这一情况,熊某某立马慌了神,态度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于是,便出现了开头的一幕。一件本已终本的执行难案,因法院推送工作的全面展开,使得该案在陪执员的成功参与下,找到了突破口,终于得以圆满执结。“这是我们在解决执行难问题,运用集中推送的一个典型案例”执行法官告诉记者。

法院集中推送执行案件,这个机制是如何运行,什么样案件会被集中推送?推送给谁?又是打通破解执行难的最后一公里呢?

据介绍,法院执行部门将长期未结、经过司法网络查控未发现有财产可供执行、标的额在10万元以下涉及侵权责任纠纷的执行实施类案件进行统一梳理,然后依法制作《司法建议书》向相关乡镇(街办)或部门单位集中推送,将被执行人的案件信息列表作为司法建议书的附件。

那它又是如何有助于解决执行难问题呢?据悉,有关乡镇、社区街办接收法院司法建议书后,各相关协助单位按照当地政法委的工作要求协助法院共同做好被执行人及其配偶、子女、近亲属的诚信教育转化工作,督促或协调被执行人尽快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将司法建议书及其附件下发给被执行人所在的社区或村委会,并发布至本辖区的“微信”、“微信群”和公告栏等,发动辖区居民、村民、“网格员”,向法院举报被执行人的下落,提供其财产和高消费的线索;限制被执行人申报办理农村宅基地及旧房改造、房屋翻新的审批,协助法院冻结、提取被执行人的拆迁补偿款等。

而对已纳入失信名单的被执行人,则要求其所在的相关社区、村委会在办理其本人、配偶及子女的入伍、升学、就业、提干、公务员招录、提拔等方面的政审时,如实签注该被执行人的失信情况。若集中推送的执行案件无反馈且被执行人仍未履行,执行法院按照有关规定依次向综治办、文明办、组织部、纪检监察机关等发出司法建议函,函告被执行人失信情况及相关单位配合协助情况,提请综治、文明考核备案,限制干部身份被执行人的提拔任用和晋升晋级,直至依法依纪追究相应责任。

解决执行难是一项系统工程,必须依靠党委领导、政法委协调、人大监督和社会各界支持,调动全社会力量,进行综合治理。明确思路后,江西省各级法院开始迅速行动起来。

高安市法院向乡镇街道推送案件1132件,化解290件,有效化解率25.6%;安义县法院向乡镇街道推送案件614件,有效化解292件,化解率47.55%;遂川县法院向乡镇街道推送案件94件,有效化解62件,化解率65.96%;芦溪县法院向乡镇街道推送案件76件,有效化解50件,化解率65.7%……这一连串数据是法院集中推送执行案所取得成效最具有说服力的见证者跟参与者。

据悉,抚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是江西首家完成向乡镇、街办等单位集中推送执行案件的法院,成果也相当显著。数据统计,截至今年5月份,抚州市各级法院共清理执行案件2333件,涉案标的总金额21863.39万元,被执行人总人数2486名,涉及乡镇、街办204个、村(居)集体组织766个,共发出司法建议书157份。

抚州市三级法院只是江西全省各级法院运用集中推送执行案件的缩影,各基层法院也创新举措,让法院集中推送在破解执行难问题“如虎添翼”。今年以来,江西省南丰县人民法院推行执行联络员制度,选聘了117名政治素质高、有较高威信、善于做群众工作的乡镇、村、街道居委会干部为执行联络员,充分发挥联络员人缘广、地形熟、信息灵的优势,形成了覆盖12个乡镇(场)、13个街道和172个村居的执行联络员网络体系,以便及时、准确提供被执行人信息、财产线索,更好地配合法院开展执行工作,筑成了一张老赖无处遁形的天网。

据江西省法院执行系统的相关负责人介绍,集中推送执行难案件是解决执行难案件工作的一个新机制,目前也取得了非常显著的效果。“由党委政法委牵头,借助乡镇、街办以及村委会(社区)等基层组织的管理职能,督促或协调辖区被执行人尽快履行法律义务,有利用提高执行效率,破解执行难的最后一公里。”

同时法院执行系统也跟多个部门保持密切沟通,注重人性化执行。据统计,执行不能案件目前约占执行案件总数的40%。有一部分被执行人由于交通事故致残等原因却无能力履行,对于此类案件中特别困难的申请执行人,他们通过向民政部门发出司法建议函并附名单的方式给予申请执行人在低保、医疗等方面的救助,有效化解社会矛盾,使其息诉罢访,维护地方稳定。青原区法院向民政部门集中推送30名困难申请人案件信息,经当地民政部门,顺利为22名申请人办理了低保;德兴市法院向民政部门推送4名困难申请人信息,其中3名申请人获得一次性救助金。

据悉,江西法院除建立集中推送执行案件信息机制以外,还将执行工作纳入综治考核、文明考评等四大考评体系,建成“法媒银”联合惩戒平台,依托综治平台建立了执行网格化机制,与公安机关建立了司法拘留社会矛盾化解机制,全面推广律师调查令、悬赏执行等新型执行措施,凝聚多方面力量,初步形成了具有江西特色的社会化协同执行体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