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龙”号抢滩恩克斯堡岛完成100多吨大型工程机械装备和其他建设物资卸载

北京时间1月16日零时15分,南极当地时间1月16日5时15分,中国第34次南极科学考察队“雪龙”号船长朱兵看着眼前越来越近的裸露岛礁,心头上一块大石头终于落了地。

在等待了三个多小时后,相当于热带风暴级别的下降风终于有所减弱,中国第34次南极科学考察队领队、中国极地研究中心主任杨惠根发出抢滩指令。

部分科考队员乘坐直升机率先登岛勘察,小艇测量近岸水深。南极当地时间1月16日12时25分,在“黄河”艇牵引下,工作人员与科考队员小心翼翼地将总重量达100吨的挖掘机、装载机、起重机搬运上岸。

工作持续到南极当地时间17日凌晨,“抢滩恩克斯堡岛,成功!”众人发出难以抑制的欢呼,中国在恩克斯堡岛上用于建设第五座科考站的大型机械和建设物资,终于卸运成功。如果一切顺利,一座新的南极科考站将于2022年在此建成。

两个月前,我国第34次南极科考队乘坐“雪龙”号前往南极执行任务。此次南极科考承担的一项重要任务,就是将建设新站所用前期物资运到新站所在地———恩克斯堡岛,并搭建临时建设场所。按照预定计划,“雪龙”号出发直奔恩克斯堡岛,放下建站物资后再前往中山站等地开展科考任务。

出发前一个月,中国极地研究中心副主任孙波反复研究气象预报和卫星云图。我国还没有早于1月抵达恩克斯堡岛的先例。但11月的南半球正从春天走进盛夏,从10月底的卫星监控图像来看,恩克斯堡岛登陆地点已无冰雪,登陆看似可行。

恩克斯堡岛位于东经164°、南纬75°附近的南极罗斯海海域,是进入南极的西南门户,因为风景优美但气候条件实在恶劣,恩克斯堡岛(InexpressibleIsland)意为“难以言说之地”,其东侧平地被称为“地狱之门”。

去年12月7日,“雪龙”号终于到达距离恩克斯堡岛300多米远处。但最终却因恩克斯堡岛外疑似浮冰的厚冰层,而不得不先用直升机将科考工作舱、住宿舱、生活舱、发电舱、备品舱等轻便物资吊运上岛,等到“雪龙”号完成在中山站和普里兹湾的科考任务后再返回这里卸载重装物资。

今年1月5日,“雪龙”号第二次踏上驶向恩克斯堡岛的征途,由于南极已进入夏季,浮冰大多融化,这一次一路畅行,比计划提前四天到达。当船队终于见到裸露的岩石,全体船员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

物资卸载后,工作人员将争分夺秒,为建造我国第五座南极科考站做好前期准备。新站是一座可容纳80人度夏、30人越冬工作的常年考察站,总建筑面积不超过5500平方米,外观如同一颗闪亮的南极星。有别于长城站、中山站的村落式结构,新站的生活、工作、科研都在一个整体空间内,这也使科考人员在生活、工作区域穿梭时无需再从室外穿过。

事实上,早在十年前,我国就有在恩克斯堡岛建立科考站的设想,然而这需要强大的科研实力作为支撑。恩克斯堡岛位于南极罗斯冰盖的通风口上,常年大风不断,五年前我国才在这里放下第一批数据采集装置。经统计,这里的最高风速可达53米每秒,约是台风的两倍。而有史以来最高风速曾达到80米/秒,一年中风速超过六级大风的天数可达300天。“可以说,这里环境最恶劣时甚至堪比火星。”孙波说。

因此,新站想要在这里屹立不倒,必须能抵抗65米/秒的大风,这对材料、结构、施工工艺等都提出了严峻考验。此次入选的新站外形整体呈细长流线型,减小受风力面积,采用挑高设计,防止风带起的雪花掩埋科考站。

新站在外墙面的材料上做足了文章,采用耐低温的钛锌材料,内嵌气凝胶保温材料,最大限度起到保温效果;一体化的电力、污水处理和海水淡化系统,让环保指标完全符合《南极条约环境保护议定书》。

孙波表示,此次卸载的是建设新站的前期准备物资,届时新站将由15个单元拼装而成,如同一座太空堡垒,尽管外面狂风肆虐,站内四季如春。由于恩克斯堡岛的类火星环境,新站的设计还有望为我国火星探险计划的太空站积累技术和经验。

恩克斯堡岛的环境如此恶劣,为何我国还要坚持在这里布局建设第五座科考站?孙波说:“每一个到过这里的人,都会被它诡谲多变的气象条件、壮阔纯净的自然环境和生机盎然的生态活力所吸引。”比如,在恩克斯堡岛东侧就有一片企鹅栖息地,罗斯海中常有海象、海豹等出没。

恩克斯堡岛所处的罗斯海海域,是地球上最后一个海洋原始生态系统,是揭示南极生命史、南极变化对全球影响的天然实验室,是研究南极地球系统科学和生命科学的最典型区域。“这里孕育着重大、前沿、原创的科学问题,也是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不可缺失的拼图。”孙波说。

南极科考关系着整个地球的命运,有实力的国家纷纷加大对南极科考的投入,抢占科考有利位置。迄今为止,已有美国、俄罗斯、新西兰、意大利、韩国等在恩克斯堡岛建立了考察站。

Related Pos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